谷动谷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谷动谷力 首页 文艺 查看内容

相框里的童年

2019-10-15 23:29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18| 评论: 0|原作者: 朋华丹

摘要: [斜斜的影子]我牵着父亲的手,夕阳懒懒地钻进我和父亲的身体,被挡住了。于是,大地上留下两个斜斜的影子,一高一矮,一胖一瘦。我努力掂起脚跟,也高不过那个高的影子。干脆,就躺在软绵绵的草地上 ... ...
   
  
  
  [斜斜的影子]我牵着父亲的手,夕阳懒懒地钻进我和父亲的身体,被挡住了。于是,大地上留下两个斜斜的影子,一高一矮,一胖一瘦。我努力掂起脚跟,也高不过那个高的影子。干脆,就躺在软绵绵的草地上。卷一支柳哨,听那脆脆的声音。躺在地上的我还是高不过那个躺在地上的高的影子。
  
  [哗哗响的小人书]
  
  老房子披着泥土的芬芳。炊烟袅袅,盘旋在村子的上空,搜寻贪玩着的孩子,每天都要唤几遍:开饭啦。而我正倚在柴草堆前或者坐在村头光滑的石凳上,不厌其烦地把小人书翻得哗哗响。岳飞、武松、二狼神、孙悟空、程咬金、诸葛亮们轮番登场,占据着我童年的舞台。童年的哗哗响,清澈、纯粹、诱人,是最能打动我的最美妙的音乐。
  
  [歌谣与梦想]
  
  “嗡嘤嗡嘤——哇—— 红花胸前挂,叫我去当兵?我还没长大。”当兵,多神气。去哪里?当然是北京。娇黄的迎春花在风中抖动着它的嫩瓣瓣,慷慨地送给我一缕缕淡淡的香。把它放在枕边。香气氤氲了星星和月亮。夜里,我看见了北京。白天,把梦拿出来,在蓝天下风干。
  
  [童年是一顷地]
  
  金黄的麦子齐刷刷地挺立着,很精神。饱满的麦穗挺起头颅冲向我手中的镰刀。父母远远地把我抛在后面,他们的身边排列着一队队整齐的士兵,而我的脚下却是七零八散。弯弯的镰刀,这个调皮的家伙,不动声色地咬了我一口。然后在我左手食指上荡着水红色的秋千。
   [河流与井水]
  
  
  雨后,一条浅浅的小河在村口安了家。两岸开满了水粉的天蓝的绛紫的花。我在河里寻找没出生的小虾,当然还有泥鳅和螃蟹。花儿在我掌心一把一把地笑着,她在笑我:快上学了,还光着屁股呢,丢。
  
  汛期,小河不再温柔,已经长成勇敢的男子汉。村里那眼唯一的井,也狂放地喷涌着,似乎所有山泉都汇集在这里似的。井台上尽是洗衣淘菜的大人。我们呢,我们早已脱掉裤子打起了水仗。累了,就到山崖下,找到山崖上流下的汩汩的细流,用泥巴堵湾湾。玩着玩着,天就黑了,我们也成了泥巴。
  
  
  [香喷喷的葱油饼]
  
  麦收后的第一件大事,就是盼着赶紧把麦粒儿晒干。转啊转,石磨变戏法似的把麦粒儿吞下去,然后把白面吐出来。和面,擀饼,撒盐,放油,搁葱花,叠饼,再擀饼。在慢火上烙,不停地翻动,等到饼里的油“滋拉滋拉”冒出来,葱油饼就成了。半里外我就嗅到了它香香的味道。
  
  
  我说,俺娘做的葱油饼,都尝尝,一人一小口。伙伴们都说,好。然后立马站成一排。我看见,小利子只是轻轻地蹭了蹭嘴唇。
  
  
  [多年后]
  
  多年后,童年变成了一双脚。穿着一双软底的碎花布鞋,轻轻巧巧地爬在我美梦的半山腰。我终于明白,童年不可复制,它只是我内存里图像最清晰分辨率最高的影像,只不过,它会随时被我剪切下来,然后粘贴在最美好记忆的底片上。并时不时地拿出来晾晒一番,以不让它发霉,不让它黯淡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深圳市光明谷科技有限公司|Sunshine Silicon Corpporation ( 粤ICP备14060730号

GMT+8, 2020-8-4 21:22 , Processed in 0.142100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